守岚

【群宣】特别正经!bushi
里面一堆人皮出来的产物√这个flag立的是不是海星√来啊来啊来凑个数?来跟石不转儿一起蹲着看福利嘛!
乖巧石不转在线等
(麻烦敲敲我们的门牌号啊!!!)

【伞修】结束之前

#一发完结#
#小学生文笔
#肯定有ooc系列
#第一次发文
#如果都能接受那么就往下翻吧

我有个朋友,荣耀玩的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这是叶修曾经说过的话,与话中意境不符的,没有人从他说出的这番话中感受到哀伤,就好像并没有人已经逝去,也没有人曾在墓园流连许久

第十赛季荣耀总决赛结束,以叶修率领的兴欣夺得冠军为落幕,这一赛季也结束了,与之同时间的是叶修退役的消息,没有理会外界的喧嚣,“该回家了”他说着,咽下了其实还有半句的话。他留下了兴欣和战队的众人,想了想还是先去往了南山公墓。

苏沐橙一点都不惊讶于这个选择,她身为兴欣的队长,并不能放下自己的重任,但早已委托了叶修帮忙从花店带一些三色堇,用来送给他们之间曾经的第三个人。

叶修走进公墓,毕竟不是清明节,但竟恰好是空无一人。走向熟悉的墓位,将三色堇放于墓碑前,轻拂了拂碑上的灰尘,看着那张年轻肆意的脸,有些记忆涌上心头,突然间的语塞,半晌,缓缓开口道:“沐秋,我又来看你了,最近还好吗”又是半晌的沉默,理所当然的没有人答复,叶修抬起手用拇指慢慢摩挲着上面的照片,嘴角勾起一抹笑“你说说你,走得那么快,都没有见识到我连胜37局的场景,这么一个历史性的时刻,错过了可是要后悔终生的”说这话本想着嘲讽一下人,说完却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手指顿了顿,将其缩了回来。暗自嘲笑了自己没有记性,哪还有什么终生,那个人的终生早就结束了……可明明每一个笑容他都能够清晰地记得,说出的每一字一句都还能在耳边清晰的回响。但,他真的不在了。

墓碑冰凉的温度显示着这人已经逝去的消息,三色堇在碑前,鲜艳的颜色形成对比,叶修想了想,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沐橙说三色堇的花语是愿你思念,沐秋,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会思念我吗”语气慢慢的低沉下去,连叶修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一丝沙哑...“真狡猾啊,当初我还没有来得及真正和你说过我喜欢你,你为什么会,怎么舍得...这么容易,就消失了呢...”他将手指紧扣在墓碑边角,微微泛白的颜色。莫名的眼泪顺着眼角滑下落在花瓣上,这么多年都没有再流过泪,还以为自己已经丧失了这项功能。任着眼泪滴落,他不想再装作面无表情,谁都不知道叶修每次说出那番话,内心深处的动摇,一时间,硕大的墓园寂静无声

恍然间,有平稳低沉的旋律就像从空中传来:
I need time to replace what I gave away
「我需要时间换回我放弃的过往」

And my hopes they are high
「而我的希望遥不可及」
I must keep them small
「只能把它们藏在心底」

Though I try to resist
「我也曾努力面对 顽强抵抗」
I still want it all
「我仍旧念念不忘」

熟悉的声音传到叶修的耳中,愣了几秒后反应过来环顾四周“沐秋,沐秋是你吗,听得到的话回答我”略微有些颤抖的声线,但叶修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纵然如此,回应他的也只有一份安静。

都产生幻觉了吗,不想承认心里巨大的失落,自嘲的笑笑,站起了身,从上到下仔细的注视着墓碑,就好像是最后一次机会一样,带着略显虔诚的目光,缓缓的靠近“沐秋,差不多也该忘记你了...”小心翼翼的在照片上落下一吻,缓缓迈步向外走去...

叶修不会知道,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也有一个身影正在默默注视着他,如果叶修能看到就会发现这正是自己想念的人,从开始就一直站在旁边,隔着一块墓碑的距离。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一张像当初一样肆意年轻的脸庞。苏沐秋嘴角勾起一抹笑,和叶修记忆里一样的笑“阿修,忘了我吧...”抬起手轻轻覆上刚被吻过的照片,好像还能感受到残存着的一丝温度,手指微微颤抖

Oh our lives don't collide
「我们人生再无交集」
I'm aware of this
「我了然于心」
“这,是最后一次了……”

#谢谢看到这里,有没有小红心小蓝手啊
【趴】

【喻黄】关于一次意外的情书

#作者第一次发文
#小学生文笔
#可能有ooc慎入
#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如果都能接受那么就往下看吧

那是黄少天还呆在青训营的时候,喻文州还不像现在的喻文州一样,当初的他并不被看好,连黄少天也这么认为

黄少天是被看好着的未来之星,可以说是很多光茫都聚集在他的身上

与他相隔一个座位的那里恰好正是喻文州的座位,在这种光芒的映衬下显得更加不起眼,但他还是依旧我行我素,安静的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可能如今这种性格就是那时打下的

黄少天不知道今后自己与他的关系,也不知道喻文州会成为蓝雨的队长,虽然相隔很近,但几乎没怎么说过话

又是一天训练结束到了休息时间,黄少天和郑轩一起开始了所谓的放松玩起了游戏,那天的未来之星可能是被挡住了光,运气格外的差,但一向愿赌服输的黄少天不会赖账:“哎来吧来吧,有什么要罚的就赶紧罚啊,我可是一项遵守诺言的,耍赖那可不是男子汉的行为,不过你看看我们这么久的交情罚也应该罚的轻一点是不是。”

“黄少你可是说了要愿赌服输的,惩罚就要有惩罚的样子嘛,这样吧,看在我们交情的面子上你就去向你下一个走进门来的人表白,形式不限,怎么样”郑轩嘴角勾起了一定的弧度说道。“表白?这么俗的惩罚你也拿出来啊,好吧好吧谁让我都答应了呢,下个一进来的会是谁呢”

这么想着,门轻轻的打开了,一抹蓝色首先印入眼帘。黄少天看到走进来的人一愣,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这个人的信息,是叫喻文州吧,他想着,仔细的看了看走进来的人,略显有些瘦削的身体,竟出乎意料的耐看“你确定就是要找他表白?”黄少天小声的和身边的人说。“当然,后天之前一定要结束哦,不过黄少你这是...”郑轩挪掖的笑着看着好像有一些脸红的黄少天“我怎么了,只不过今天天气有点热而已,后天就后天,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哦你说的,那我就等着了”边这么说着两人边向宿舍走去

晚上熄了灯之后黄少天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睡觉,而是在脑中把今天惩罚的内容过了一遍,要向喻文州表白啊,想了想平常自己与他的接触,不觉想起不久前自己无意间帮了他一个忙那人报以回答的微笑,可能是那时窗外透的光正好,和着笑洒了一地,太过于美好让黄少天的心跳都停了停,如今想起心中还是会泛起一丝涟漪,那人,怎么长得那么好看,就这么想着黄少天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黄少天睁开迷蒙的双眼突然想起了昨天的惩罚,表白啊...怎么表白,由于想着这件事早上的训练他都迷迷糊糊的,意识飘忽间想到了一个东西,情书,对啊自己可以写一个情书,不写名字不就好了。解决了一桩心事黄少天迅速地做好训练,中午吃饭时用最快的速度吃完,然后在郑轩一脸迷茫的目光下快速跑回宿舍,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和一个笔在纸上刷刷刷写着,写完之后对折就变成了一个简易的情书送到了喻文州的枕头底下压好,这样就不知道是谁写的了!黄少天笑着露出小虎牙,慢慢的回到自己的床边,听到门的吱呀声连忙转过头假装自己很忙的样子,等到人慢慢走进来黄少天悄悄侧过头看到人正拿着自己写的情书在那里站着,似乎是感受到自己的目光,喻文州向这边看了看,黄少天立马将头转回,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感觉到心里漏掉的一拍,暗暗的说了自己一句没出息,不过就是个惩罚这么紧张干嘛,就这么沉默着,中午的午休两个人也没说过话

下午的训练结束后郑轩找到黄少天,问到:“黄少你的惩罚完成了没”“那当然了,我出马还有完不成的事?”黄少天一脸骄傲的说着,“我写了个情书送过去,你说的形式不限啊,也没说一定要写名字对不对!”“呃...好像是啊,这回失算了,真是压力山大啊”郑轩听到这番话意识到原来惩罚还有这个空子可钻,看来下一次要想一个好惩罚。黄少天看到人语塞的样子嘲笑了一番然后继续自己的训练去了,日复一日就像是往常一样平凡的过着。这件事直至黄少天和喻文州来到蓝雨也没有人再提起过,就好像没发生过一般,渐渐的也就都忘记了这么一回事。

之后在蓝雨的某一天,喻文州收拾东西时看到一张纸,用手拿起来拂了拂上面的灰尘,打开看到里面的字,想起了之前发生过的事蓦然笑了笑,坐在一边的黄少天看到自家队长莫名笑了起来不禁好奇凑了过去“队长队长你在看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一定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吧,诶...这不是!”凑过去的黄少天看到那张字迹熟悉的纸条,尘封已久的记忆突然浮现,“咳...队长你还收到过情书啊,不过看你长的样子应该也挺受欢迎的,是谁写的啊”黄少天一边扯着话一边将视线挪向别处,但他忘了他一说谎话就容易脸红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一本正经的样子笑了笑慢慢开口说道:“少天,你自己写的东西你也都忘了吗”“什...队长虽然你是我的队长但是你也不能污蔑人啊,这个情书怎么可能是我写的呢,队长你肯定弄错了”黄少天一脸肯定不是我的表情定定的看着喻文州,喻文州叹了口气,说道:“少天,一个人的写字习惯是很难改的”况且我也看了这么多年,喻文州在心里默默加上后半句

屋子里一瞬间十分安静,黄少天也难得的沉默了一会:“啊队长你早就知道了啊,不愧是队长啊就是厉害,不过队长你一定不会计较这些小问题的对吧”看着人一脸紧张的样子喻文州追问道:“细节决定成败少天,这个情书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自家队长会这么问的黄少天愣了愣,迅速组织好了语言“这...哎都是我当时点太背熟了游戏然后被罚了写情书然后队长你第一个走进门所以我就要像你表白所以就写了这个情书”黄少天一口气把话说完悄悄看了看喻文州,喻文州一脸好笑的正和黄少天对上视线,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少天,那么你的真实想法呢”

没想到会被问这种问题,黄少天一脸惊愕的看了看喻文州,虽然对人的问题心知肚明,自己也不是当初的小孩子了,但...算了迟早要说出来的,黄少天暗自咬了咬牙,干脆一口气说了出来“还...还有,队长我喜欢你”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本已经在心中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一定会被拒绝吧,眼前有些模糊,低下了头却不料下颚被轻轻抬起“嗯”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喻文州嘴角上扬轻轻撩起了人额前的碎发在眼角落下一吻,像是对待什么珍宝一样小心翼翼“我也一样少天”

#感谢能够看到这里

超正经的语c群宣!【根本不】

这儿不正经全职高手语c群宣(无审无审无审)
带皮水聊啥的都随意,群里性向随意但刷腐有个限度毕竟不是群里所有人都腐,来几个小可爱暖群啊啊啊qwq
不禁白,只要你想学我们就教(连语c都不知道为何物的不用进了x),开卡拟开武器物拟开原创人物,不开时期性转.
最后,求各位老爷加群QAQQQ
门牌号戳570872223
我们可是职业选手,来一起加入我们吗